二哥哥天天上羡

放开那个尼桑

“亚瑟,你在吗?”从地毯下拿出备用钥匙弗朗西斯小心翼翼的藏好鲜花饼。

“胡子你没事干啊。”穿着围裙的亚瑟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盘煤块状的司康,祖母绿的眼瞳泛光“这……这是多出来的,才不是谢谢你那晚的照顾baka……”

不善表达情绪的亚瑟一直都是用这种别扭的方式“是是哥哥知道了”司康就不用了吧。

那玩意真的不能吃啊(╥ω╥`)

“来一块?”亚瑟轻松吞下煤块还试图投喂弗朗西斯。

虽说哥哥喜欢投喂play弗朗西斯脸色发白“鲜花饼怎么样,你前几天不是一直闹着要吃吗?”

可怜哥哥的计划被死扛划水了(ノಥ益ಥ)

“鲜花饼?是阿尔弗闹着吃好不好。”接过袋子亚瑟皱紧眉毛“谢谢啦,要不要吃我烤的司康。”

“把鲜花饼解决了再说。”除了小阿尔还有谁能吃下你烤的死扛。

瞥了眼安静享受美食的亚瑟,弗朗西斯不经意间想起刚才看到的王耀,被阿尔弗雷德捉弄的王耀和平常内敛温婉时不一样,就像亚瑟工作时是条毒蛇,生活上是只犯蠢的英国长毛垂耳兔。

“我很好看吗?红酒混蛋。”平常叫胡子,害羞叫红酒混蛋,打趣叫弗朗,生气叫弗朗西斯,绝交叫波若弗瓦先生。

你看我多了解你亚瑟,弗朗西斯撩拨耳发鸢尾花色的眼眸深情凝视他“眉毛确实很好看。”

“你说什么!”炸毛亚瑟瞪大眼睛,祖母绿里倒映出弗朗西斯的容貌,他眼里的是我。

两指夹过亚瑟吃过一口的鲜花饼弗朗西斯从容的吃下“哥哥我可是非常喜欢呦~”

“咦~gay里gay气的。”亚瑟假意瑟缩了下。

gay……“我该走了,下次见吧。”亚瑟看着弗朗西斯莫名的疏离,最近胡子好奇怪啊。

“哦,下次见。”英式疏离亚瑟很讨厌刻在骨子里的冷漠与吃瓜群众属性。

————————

王老大爷今天也在努力缩小代沟,亲自下厨他不信那些个熊孩子不回家!

一鼓作气煎炒烹炸各式各样的菜品,为勾引熊孩子他特意在厨房放了个大功率电吹风,菜香蔓延过整个屋子连他自己都在流口水。

“大哥……你点了哪家外卖这么香?”王湾放过了安全的衣橱,选择了危险的厨房。

外卖……王耀很是担忧他们还是孩子啊!

只见王耀带着浓重的母爱语重心长的拍拍王湾的肩“别吃外卖,吃大哥做的饭贼香还卫生。”

眼睛?王湾茫然的凝视那陌生的琥珀色瞳孔,拉扯衣角的手落下带着点哭腔“大…大哥人真好……”

生理盐水留在王耀的手臂上他愣愣的看着自家宠着护着的小霸王破天荒的哭了:这个世界的我是个××,小霸王居然感动到哭了!

王.老妈子.耀抱住王湾“叫你哥哥们回家吃饭,大哥知错了。”

嘉龙和豪镜怕也被我欺负的不成人样了吧,都不敢回家见大哥了。

“……我有哥哥吗?”王湾茫然失措她还有哥哥,还不止一个!

遭了,王耀下意识当自己家了,遭了遭了遭了遭了遭了遭了……他可爱的弟弟们到哪去了!

本田菊我要实名投诉你!王湾不记得她要的这个哥哥还有其他人!







放开那个尼桑

“二肥朕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王式锁喉可不是吹得,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非常会打架。

死鱼摆动.阿尔弗雷德拍打架在脖子上的小腿“wang……hero要…被你弄死了,快放手!”

放松力度王耀可不想把他弄死“说‘尼桑我最喜欢你了’就放过你哦~”

可怜巴巴的二肥摇摇头天蓝色的眼瞳被泪水弄的模糊不清“hero坚决否定wang的提议,hero有喜欢的人。”

有喜欢的人!这句话如同原子弹般炸平了王耀的广/岛长/崎“松开你就是了,玩玩而已。”

二肥喜欢的人啊~是春燕还是安娅还是本田樱,她们都有很大可能性。

干呕喘气阿尔弗雷德瞄了一眼王耀的长腿“你这双腿可真有力啊,夹的hero差点去见上帝了。”

“哦~你怎么不说把你夹石更了呢,我觉得这才符合你的性格。”王耀倚在墙边笑眼盈盈的开黄腔。

“wang那里干巴巴的hero才不喜欢。”坦然自若阿尔弗雷德习惯了和王耀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话。

阳光透过三角梅洒在王耀瓷白的颈脖处,粉嫩的小嘴哼着曲,琥珀色的眼瞳泛光“hero突然觉得wang长的好好看。”

他凑近详细的观察王耀,对方抱着手臂一副看白痴的表情“脸上的绒毛一定很软吧,睫毛好长,鼻子也好挺,五官整体看好像有点阴柔。”

尤其是眼睛,他专心注视那双奇异少见的琥珀色眼瞳“比hero的眼睛还好看……”

“咳咳这是公共场所哦~”迟来的男人摩挲着胡茬那双鸢尾花色的紫瞳打量着两位举止暧昧的年轻人。

尼桑!王耀故作镇定“间接性抽风别在意啊。”FCUK二肥这个脂肪球,丢脸了啊在尼桑面前!

“你们法/国人在外裸奔也不稀罕吧,我们又没做什么奇怪的事,而且这是耀的家门口。”阿尔弗雷德立在王耀的前面。

责怪的看了他一眼王耀把放在地上的书包拿起“你的东西交给你了。”

不知道叫尼桑什么,叫错了可就糟糕了。

“叫弗朗尼桑啦,耀怎么这么见外。”接过书包弗朗西斯笑的灿烂“耀以后有事可以找尼桑我帮忙哦~尼桑的门永远为耀开着。”

亚蒂最近喜欢吃鲜花饼,给他又会被送司康吧?

“嗯,我知道了。”完全不知道原主的性格还是谨慎点比较好“对了,弗朗西斯你可以帮我……”

“嗯,什么?”弗朗西斯疑惑的看着他,鸢尾花色的眼瞳要把他烧死了。

斟酌了半天王耀没说出口“你可以教我做马卡龙吗?湾湾很喜欢吃呢。”你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啦,时间你来定哥哥我时间多的是。”拿着东西就走人王耀看着尼桑潇洒的背影流泪。

我好想要签名照和抱抱啊!

阿尔弗雷德大肆嘲笑“没想到wang也有今天啊。”

原来的王耀是校草,从小到大都是只有他拒绝别人,没有别人拒绝他。

“你为什么叫我耀,明明是叫wang啊?”王耀泄气的蹲坐在地。

阿尔弗雷德隐藏在镜片下的蓝瞳一颤“因为这里的阿尔弗雷德是这么叫你的啊,不叫会被发现的。”

“……那北极熊是谁,我跟他关系很好?”了解情况吧,不然随时会被撕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的好朋友好炮友。”阿尔弗雷德坏笑“青梅竹马的好哥们,和安娅差不多。”

王耀扯了扯衣领含带威胁的语气“‘炮友’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二肥,然后关于湾湾豪镜嘉龙他们呢?”

他总觉得湾湾对他的态度有问题。

“不知道,你不愿意跟我谈家人的事。”也不愿意跟我说话……阿尔弗雷德省略了这句话。

苦恼啊,王耀捂紧脑袋“我现在是干嘛的?”

“不知道,你不告诉我。”这个阿尔弗雷德真不知道“不过你刚刚没把弗朗西斯喊错,你在这里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这是我唯一知道的。”

理智的人……什么工作职业是需要异常理智的人。


——————

来猜猜耀耀是干什么的吧?





放开那个尼桑

《亚瑟不值得》同人小说是个合集,专虐亚瑟,花式虐的那种。
“亚瑟我爱你但你太傲了,分开是我们间最好的选择。”弗朗西斯碾灭烟头决然离去徒留亚瑟站在原地,是啊他太傲了,那身刺不仅戳伤了爱人,还禁锢了他自己。
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落在地上亚瑟慢慢的跪倒在地“对不起……我爱你啊红酒混蛋!”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啊,我对于你和别人是不同的啊baka!
“吸溜吸溜。”大口喝着可乐阿尔弗雷德总算是看完王耀的小说了。
“为什么wang会喜欢这种渣男?”这是阿尔弗雷德的感想“亚蒂好可怜啊。”
镜片下的蓝色瞳孔锁定在一篇又一篇的亚瑟虐文“啧莫名的不爽。”
“hero是正义的使者所以让hero来帮你洗白白吧!”阿尔弗雷德兴高采烈的在《亚瑟不值得》评论区写下一篇长评。
尼桑的娇妻:哪来的舔狗!
我男人是尼桑:小姐姐能不能别在虐亚瑟的小说里为亚瑟伸张正义,这样会让人苦恼的(^_^)
弗朗的哥们儿:姐妹儿你这不厚道。
啪啪啪的回复全是骂人的,阿尔弗雷德扶了扶眼镜光速码字@尼桑的娇妻:请文明用语!
@我男人是尼桑:我是小哥哥哦~
@弗朗的哥们儿:这和你没关系吧 (﹁"﹁)
阿尔弗雷德深藏功与名继续搜罗王耀推荐的小说“要不是为了和wang愉快的聊天鬼才看这些。”
叮咚!
亚瑟是我的:哥们儿你是不是喜欢亚瑟?
嗯?拿起憨八嘎大口咀嚼阿尔弗雷德有点懵。
蓝蓝路世界第二好吃:hero不是很喜欢
亚瑟是我的:那你还和那些脑残粉撕逼!
蓝蓝路世界第二好吃:wang才不是脑残粉!
亚瑟是我的:什么王?兄弟喜欢就是喜欢,直白点。
(◎_◎;)晕hero的头好痛,阿尔弗雷德返回《亚瑟不值得》评论区强行撤回评论。
尼桑的娇妻:呦舔狗变哈巴狗啦!
百变尼桑:加入我仏all仏大旗送尼桑的等身抱枕哦~
波若弗瓦夫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我男人是弗朗:小哥哥私聊吗(//∇//)
……阿尔弗雷德黑了这些脑残粉的电脑“wang应该和他们不一样?”
关上电脑阿尔弗雷德去厨房补充能量“hero好想吃wang做的宫保鸡丁~”
叮咚!
亚瑟是我的:果然你是喜欢亚瑟的。

放开那个尼桑

“耀啊——”一个脂肪团朝王耀扑去泪流交加涕泗横流,纯澈的蓝色眼眸闪着泪光。

王耀迅速躲过他曾经感受过这种感觉,被压的绝望的感觉。

扑了个空阿尔弗雷德哭的更伤心了“耀……耀不要hero了呜呜呜……”

excuse me?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小肥子朕允许你重新组织语言,否则别怪朕不念往日旧情。” 这个称呼是阿尔弗雷德疯狂迷恋中国古代史时王耀给的爱称。

“嗯!”阿尔弗雷德猛地抬头半跪着抱住王耀的腰身,鼻涕眼泪全揩在T恤上“耀不是不要hero要和北极熊一起吗?”

北极熊?王耀觉得这可能是个外号吧?

“等你把钱还了朕就要你了。”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二肥有没有欠他钱。

“耀?”阿尔弗雷德慢慢松手懵逼的小眼神“hero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hero什么时候欠你钱了,什么时候欠你钱了,欠你钱了,钱了……

WC(ノ=Д=)ノ┻━┻他什么时候没欠我钱了!

深吸一口气王耀觉得只有一个二肥“从小学六年级认识到现在,每天你都要讹我一杯豆浆一个肉包一半午餐一顿晚餐,从16岁起豆浆一块涨价到两块,包子两块到三块,午餐晚餐统计三十……”

啪啪啪的数据分析阿尔弗雷德的眼镜落在地上“wang你终于记起真正的hero了(இдஇ; )”

该来的总会来的,王耀再一次体验了泰山压顶的感觉“二肥你是……”

“hero一觉起来就到这儿了,被莫名多出来的表哥逼去上学,去拥抱wang还被北极熊吊打,hero好苦啊ಥ_ಥ”阿尔弗雷德嘤嘤嘤的样子取悦了王耀,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这句话一点没错。

“你怎么来的?”王耀拍拍他的背顺顺气。

“hero前几天吐槽了一本小说的男主,顺便把骂hero的几个人的电脑黑了,然后就这样了。”可怜巴巴的二肥难过的掏出憨八嘎。

(ー_ー)!!这不是我的翻版吗!!

“二……二肥你是不是吐槽的亚瑟?”怀着激动的心情王耀两眼放光。

阿尔弗雷德吞下憨八嘎“弗朗西斯,hero吐槽的是弗朗西斯。”

放开那个尼桑

“那我出门了。”王耀穿着白T恤牛仔裤挎着黑色背包出门“对了……”

“嗯!”王湾立即背手表情僵硬。

瞥了一眼王湾的动作与表情王耀觉得很奇怪“那种书少看为好,离本田菊远点。”

“嗯?”本田菊?大哥怎么知道?

“大哥……”

“走了。”王耀轻轻的关上门王湾有个不好的预感她连忙跑上楼从那袋东西里翻出备用手机“嘟……嘟……”

接电话!接电话啊!王湾焦急的在房间来回走动。

“喂,请问你……”

“我是王湾!”她放下窗帘打开衣柜缩在里面“我哥出事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她开始害怕了。

“……他怎么了?”

王湾扯扯噎噎的诉说“他居然不打我了……以前他都是把门踢来关上这次他居然用手!我……我害怕。”

“你再观察一下他的情况,把他近期的事告诉我,别害怕好吗?”

她点点头小声啜泣“嗯……我知道了。”

“湾湾要听话,不然你哥哥还会打你。”

“嗯!嗯!嗯!”王湾擦擦脸“先挂了……”

“加油哦~”

王湾环住双膝呆在衣柜里稳定情绪,双手在左侧里摸索出面包,水,手电“别怕……一会儿就好,这里没有窃听器,别怕……”

——————

好奇怪啊?王耀眉头紧锁他想不出为什么王湾这么害怕他?

他抬头望天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杂质“这到底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世界啊!!”

烦躁的抓头王耀看到了他“你……你是……”

“耀?”站在王耀家街口的人惊愕的看着他。

丢人设了怎么办!!!

放开那个尼桑

叮咚!

唔……王耀伸手摸摸放在床头的手机,阿尔弗雷德?

打开手机王耀激动的跳起“尼……尼桑!”

弗朗尼桑:耀起了吗?(╭☞•́⍛•̀)╭☞

吞吞口水王耀颤抖的打字:起了。

弗朗尼桑:哥哥拜托你的东西好了没?

东西?什么东西?王耀觉得有些奇怪扯开被子走出房间“嘉龙?豪镜?湾湾?”

“咦?”路过餐厅的王耀看到餐桌上的紫色盒子:给弗朗西斯的。

打开盒子里面整齐规范的放着明黄圆扁的鲜花饼“是这个?”

开机的一瞬间消息记录霸屏:

弗朗尼桑:耀,你还在吗?

弗朗尼桑:(╭☞•́⍛•̀)╭☞

弗朗尼桑:你不会忘了吧!!!

弗朗尼桑:耀啊!你在吗?

弗朗尼桑:耀耀,在吗?

王耀愣了一下火速打字:在,给你送去?

叮咚!

弗朗尼桑: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拜托耀啦(*˘︶˘*).。.:*♡

秒回……王耀细想了一会儿猛然敲字,笑话他根本就不知道尼桑的家在哪里好不好!

可是……那排字在框栏里好好的呆着,这是梦还是现实?

王耀掐掐脸颊很痛……他看看QQ上的名为弗朗尼桑的好友wifi在线,空间说说真实并且照片墙里有他王耀!

嗯……王耀愣住翻看自己的空间说说。

高中毕业了,好难受π_π——六月十三

大学军训好辛苦,都晒黑了——八月二十六

……

没了……王耀坐在沙发上感慨万分:一张自拍美食照都没有!这还是他王耀吗!!

由此王耀想起自己的空间里各种角度的自拍和美食图,为此阿尔弗雷德吐槽了他好久。

卡啦——王耀警惕的看向门口发现一只湾湾正鬼鬼祟祟的背着一大袋东西小心翼翼的向楼上挪动。

“湾湾你……”王耀话还没说完睁大眼睛目睹了这一神奇的时刻,视野里的王湾如同受惊的兔子紧盯着他,扛起那袋东西往楼梯上扔去时间仅三秒。

“大哥怎么没去弗朗哥哥那儿?”王湾背手甜甜的笑。

“正……正准备去,你刚刚丢的是什么?”王耀皱眉向王湾走去。

“没……没什么,高考复习资料。”编出这段鬼话连王湾自己都觉得不可信。

高考……她不是去年就过了吗?

跟不上节奏的王耀觉得他一定中了小说中常见的穿越大礼包。




放开那个尼桑

“亚蒂……”

“给我滚,见到你就烦!”亚瑟一把推开弗朗西斯脸上带着嫌弃和厌恶。

“亚瑟你要不要这么过分!弗朗这是关心你!”安东尼奥气呼呼的挡在弗朗西斯身前。

亚瑟恼羞成怒祖母绿的眼眸怒气冲冲“我绝对不会跟你这种娘炮结婚!”

弗朗西斯鸢尾花色的眼眸里泛着光“亚蒂…”

亚瑟抿嘴怒吼逃也似的离开“弗朗西斯我讨厌你!”

“我也讨厌你!”屏幕前的王耀一口吞下布丁怒火中烧“啊啊啊为什么要虐男主啊!”

《家有俊妻》是当下热门的脑残青春校园漫,王耀不幸陨落其中无法自拔。

清一色的评论全是骂小受亚瑟的而王耀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各种黑“亚瑟今天老子不写死你的同人文才怪,看我怎么让咱家尼桑花式虐!”

王耀一个颜控狗,闯遍各种美男关偏偏陷入了一个半长发温柔贤淑男蜜糖里爬不起来。

叮咚!

“嗯?这谁啊?”王耀放下电脑艰难的去拿茶几上的手机。

【你根本就不懂亚蒂的心情有什么资格黑人家,像你这种人就不配看漫画!——亚蒂我罩的】

“嘿,我的个暴脾气想吵架是吧我奉陪!”王耀飞速的加了对方好友单独吵,毕竟他可是有素质的人。

尼桑我家的:【你有毛病啊!】

亚蒂我罩的:【你有眼无珠啊!】

尼桑我家的:【我骂亚瑟关你p事啊,脑残粉滚一边去!】

亚蒂我罩的:【我老公不允许你骂他!】

尼桑我家的:【小学生不懂别BB回家写大字去!】

亚蒂我罩的:【我中学生,色鬼!】

尼桑我家的:【写作文去,智障!】

王耀把手机扔在沙发上气愤的码了八千各种死法虐心的亚瑟同人终于在凌晨两点半睡去。

叮咚!

【色鬼我咒你永远也得不到你家尼桑,被他喜欢亚蒂给虐死,我会亲自写下你被凌迟处死的遗言!——亚蒂我罩的。】

哪个xing

(一)唐耀

“nini在写文书吗?”本田菊趴在王耀的肩上。

“在练字哦,小菊要和nini一起吗?”王耀侧身将本田菊抱起放在自己身前。

本田菊随着王耀的手写出幸福二字“nini,小菊写的字好看吗?”

“好看,不过小菊知道和‘幸’字一样发音的字吗?”王耀墨色的长发垂在本田菊耳旁,柔声细语。

本田菊低头苦想便在宣纸上写下工工整整的‘姓’‘性’字“nini小菊只知道这个。”

王耀轻笑“小菊能造句吗?”

“……不能。”垂头丧气的小菊眼里含着泪:让nini失望了呢……

“‘姓’字就是姓名,小菊就姓本田,nini就姓王。”王耀揉搓那个包子脸笑道。

“唔……那‘性’又是什么啊?”本田菊靠在王耀怀里醉人的牡丹花香勾起他不断往王耀怀里钻。

王耀搂着本田菊的屁股抱起往内房走“nini给小菊看的可不许和小梅勇洙说哦。”

“嗯!”本田菊一个劲的点头将头埋进那沁人的颈脖。

王耀放下本田菊从暗格里取出一个泛黄陈旧的卷轴,他亲自用手小心翼翼擦那上面的灰尘,眼里满是柔情。

本田菊有些嫉妒了,nini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从来没有!

画卷上的男子穿着战役铠甲和红色披风,一头金色的短发和蜜色皮肤,身旁还有位一袭红衣的美男子,琥珀色的眼眸里只容得下那个异邦男子。

“和他一起我就很‘性’福。”王耀一本正经的开黄腔殊不知身后的本田菊濒临崩溃。

nini我想要和你‘性’福!

(二)清耀

“nini许久不见。”身着墨绿军装的本田菊眯眼微笑。

贵妃塌上的男子丝毫不理会吞吐着烟雾,那金铸玉嵌的烟斗被一只精瘦病态白的手拿着。

本田菊不动声色的煽煽烟雾脸上带着伪笑“我想要山东和台湾耀君会同意吧,毕竟你都给了北极熊这么多土地了也不差我这个。”

王耀陷入罂粟花园不知所以“咳咳……给我滚!”

艰难撑起病弱的躯体王耀喘着气把烟斗朝本田菊狠狠的扔过去“白眼狼……咳咳给我滚!”

烟斗滚落到本田菊漆黑的长靴边“耀君可真是……”他捡起来向王耀走去这周身的气场和语气让王耀不安。

他俯跪在贵妃塌下亲吻王耀的手近乎迷恋的将他束缚在自己的怀里“耀君可真是只夺人心魄的狐狸精,明明在下来时已经做足了准备的。”

王耀惊恐的推开本田菊琥珀色的眼眸被恐惧侵蚀“你……你要干什么?”

本田菊撕拉那华丽繁复的皇袍动作粗鲁侵占性十足“耀君以前说过和那个人一起很‘性’福吧,”他吻住那渴慕千年的唇下身穿来奇异的感觉“现在耀君和我一起‘性不性福’?”

王耀那副被罂粟榨干的躯体毫无反抗之力他麻木的接受这份屈辱眼眸里包含恨意。

(三)王耀

“耀桑,许久不见。”工整简练的黑色西服包裹着本田菊瘦弱结实的身体。

王耀墨色的长发变成及肩的短发黑色中山装紧贴那副他曾经侵占过的天堂“你好,本田先生。”

脑子里乱成一片他的nini对他竟这么疏离了。

“耀桑在等人吗?”本田菊站在他身旁嗅闻空气中淡淡的花香,是茉莉不是牡丹……

王耀拉开和本田菊的距离神色淡然“等阿尔弗雷德。”

自从王耀家实行改革开放后他的脸色明显变的红润健康一点“是吗?耀桑还是不要和阿尔君走太近为好。”

不知为何本田菊就想这么说,毕竟琼斯这个家伙可不是看起来那么KY。

“谢谢本田先生的提醒,我会注意的。”王耀目视前方语气冷淡。

“nahahahahahahaha对不起啊耀hero刚刚在洗手间和北极熊撞上顺便打了一架,没等多久吧!”阿尔弗雷德藏在镜片下的眼眸扫过本田菊和王耀。

“你还知道啊死胖子!”王耀一个文件夹朝阿尔弗雷德打去带着笑意。

“hero是英雄不会计较耀用打苍蝇的力度打hero的。”阿尔弗雷德翘起他的呆毛和王耀走远了。

“那你就是苍蝇喽。”

“hero是英雄!才不是苍蝇!”

骂骂咧咧的二人映入本田菊的脑海,是啊他阿尔弗雷德是苍蝇根本高攀不起nini这朵牡丹。

血滴落在雪白的地板上本田菊终于松开了,可他这个伤害nini这么深的白眼狼又有什么资格呢?

他转身离开,脑海里伤害nini的记忆复苏,那些他极力遗忘掩视的不堪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