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学习林肯高超社交的社恐

小说签约了,以后随缘更新

倘若你高抬贵手2

13


“但你不觉得有个能光明正大在乎的人很好吗?③”

聒噪的蝉鸣声被这句暗讽惊得息声,枝头的蝉震动自己透明的翅膀飞走,它落到另一个舒坦的地方继续扰民。

“泉奈你在叨叨什么?”宇智波斑就像这只飞走的蝉,“快坐到千手扉间的车后座飙车。”

千手柱间很清楚宇智波泉奈在内涵什么,但他就是微笑不回,毕竟那个“你”又没指代谁。

“你们家的司机伯伯在哭哦。”

“少废话,带泉奈飙车!”宇智波斑按着弟弟的肩膀坐到千手扉间的车后座。

“你是对猫薄荷上瘾的猫咪吗!”千手扉间吐槽道。

耐心教弟弟怎么坐的宇智波斑不耐烦地抬头甩给他一个凶恶的眼神,然后他又低下头嘱咐弟弟道:“掐着他的腰,出事时他跳不了车,自然就不会耍花招了。”

“你这逼……”千手扉间大无语。

“哥哥骑车注意安全哦。”

“泉奈也是。”

“那我在前面开道。”千手柱间先走一步。

宇智波泉奈跟宇智波斑不一样,所以千手扉间用正常的速度载他,这一路没飙车,能顺利抵达学校却已经非常棒了。

“破自行车!”不习惯骑车的宇智波斑有好几次差点撞到人,人流多的地方甚至是自己下来推着自行车走,大少爷很恼火。

“斑和泉奈还是坐回轿车吧。”

千手柱间原本的意思是不要打扰他和扉间两人的自行车上下学情趣,但这话入宇智波斑的耳朵里就像是在嘲讽他车技不行,试问,谁敢说他宇智波斑不行!没人!

“柱间放学陪我飙车!”

“哥哥你高三了啊!”

“我要陪扉间回家。”

“……”

三个原本在争吵的人突然齐刷刷地看向试图置身事外的千手扉间。

“我记得扉间你已经自学到高三了吧。”千手柱间陈述道。

“车技也很好的样子。”宇智波斑接道。

“放学一起飙车吧。”宇智波泉奈盖棺定论。

“别自顾自地决定别人的时间啊!”千手扉间第一时间反对。

“友好相处,你不想这样吗?”三个人一致对外时的那股压迫感让千手扉间卑微地道歉。


14


“你听说了吗,二年三班的艾同学是gay。”

“金、银角兄弟说的,他们是邻居消息可靠。”

“想看照片的话,去后校门给他们钱就可以看到两个男人呵呵的画面。”

“好恶心,嘻嘻。”

“他怎么有脸来上学啊。”

“好臭,身上一股鸡味。”

“据说对象就在我们学校。”

“学校的摄像头肯定拍下来了吧,野战什么的。”

“跟畜牲一样不分场合的发情啊。”

“终于体会到女性的恐惧了,他那么壮,会不会看到一个男的就……”

“艾就是这种人啊~”

周围的杂言碎语在某一天集中爆发出来。


15


“千手同学。”

刚进教室的千手扉间就被同班的同学叫住。

“怎么了?”他毫无防备地走过去,背手的同学突然朝他扔来一本杂志,印有女性的私部的书页大喇喇地砸在他脸上。

“看来千手同学不是击剑犯啊。”扔杂志的那个人跑过来跟他躬身道歉,“抱歉啊,因为千手同学你看起来跟三班的艾关系不错的样子,所以我们才这么试探你,原谅我们吧。”

“艾怎么了?”

“千手同学一心向学不知道很正常。”

“金、银角兄弟有艾跟男的击剑的照片,他们说只要是个男的艾他都像只狗一样发情,很恶心吧。”

“他那么高壮,想击剑我们这种柔弱的男生简直轻而易举,害得我现在出门都像女生一样带防狼喷雾剂了。”

“就你长得那个逼样子人家看得上!”宇智波泉奈嘲讽道。

宇智波斑的凶残在学校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敢欺负他金贵的弟弟宇智波泉奈怕是想死得慌。

“对啊,你这家伙真搞笑!”机灵点的马仔立刻带头奚落带防狼喷雾剂的人。

“瞧你那尖嘴猴腮的样,发情的猩猩都不想上你,哈哈哈哈哈。”墙头草立马跟上。

“让我像捏橡皮泥一样给你捏个跟千手同学那样石膏般俊俏的脸吧。”脑容量连吃喝拉撒睡都装不下的肉块,更是令人厌恶。

千手扉间只在提到自己名字时表现出一丝很隐晦的厌烦,宇智波泉奈则是用看垃圾般的眼神,注视这场捏橡皮泥的闹剧越演越烈。


16


就算我现在爱上谁,那也一定是个美丽的女人。④

千手扉间坐在绿草茵茵的河岸边,他身后是练习骑自行车的宇智波斑,和按住他车后座的千手柱间,宇智波泉奈在他们更前边给他哥哥加油鼓劲,真不知道这人今天早上是怎么骑自行车到学校的。

“柱间你没吃饭吗!”

“我已经很用力了!”

“哥哥加油!”

是推着自行车到学校的啊。

千手扉间欲语凝噎。

“你要不先学着蹬四个轮子?”千手扉间提议道。

“聒噪!”

“我在这边写着作业等你们。”

“飙车才是正经事啊!”

千手扉间没理会吸猫薄荷上瘾的斑猫猫。

宇智波家的人很难学不会他们认定了的东西。

“千手扉间,过来我搭你去飙车!”宇智波斑想得很单纯,既然你带过我飙车,那我学成后带你飙车算是还回去。

“不会把你载进阴沟里去的,安心安心。”宇智波斑怎么会读不懂千手扉间那便秘似的表情。

“斑哥居然不载我。”宇智波泉奈吃醋了。

“哥哥现在手不稳,拿千手扉间试验一下。”

“你都不装了!”千手扉间更不想坐他的车了。

“四个人,三辆车,除非你想走回去?”宇智波斑欠揍地挑眉。

“扉间……”千手柱间向弟弟招手。

“你敢把我载进阴沟里就死定了!”千手扉间无意间打断了哥哥说话。

“建议你抱住我的腰。”宇智波斑看千手扉间那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调戏道。

千手扉间没有如他所愿,手紧紧抓在座椅下的钢管上,坐得位置也偏后,仿佛一有事就立马跳车。

三辆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驰行在回家的路上,为了不让宇智波斑分心,他们刻意保持着沉默,偶尔车轮会碾过小小的石子,轻微地抖动连带着千手扉间向前撞到宇智波斑的背,他嗅闻到宇智波斑头发上的洗发水味。

“要飙车了。”宇智波斑在平地适应良好,他决定去挑战下坡路,“敢掐我的腰你就死定了!”

“整天把死挂在嘴边,难怪人家叫你修罗!”千手扉间一把抱住他的腰。

“勒紧了你也死定了。”他慢悠悠地补充道。

千手扉间没怼回去,因为下坠的缘故,宇智波斑那头长发甩在他脸上,干炸硬的刺猬毛戳得他脸痒痒的很难受,引力把他和宇智波斑紧紧贴在一起,风灌进他的眼里,泪腺被刺激得续满生理盐水,他闭上眼睛,真正做到和宇智波斑生死与共。

“斑哥,快刹车,你鞋掉了——”

嫌弃速度慢,宇智波斑猛踩几下踏板,踏板被这股力加持到以电风扇三档的速度转动,刹那间世界布满了圣洁的白光,上帝从白光中下凡取走宇智波斑的一只鞋。

千手扉间抱得更紧了,既然跳不了车,那把宇智波斑当肉垫缓冲一下也不是不行。

“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斑完全亢奋了,他把自行车开出了机车的狂野,激起的风扇起略过的行人的衣裙,和呛人的尘土,得意过头的他居然还试着放双手,让自行车自己滑行了几十米。

“下来吧,到家了。”宇智波斑意犹未尽地按车铃叫千手扉间下去。

“呜……”

“嗯?”宇智波斑回头,看到千手扉间绯红的眼睛跟喷水的消防栓一样,流出好多水。

“纸巾……”千手扉间的声音也染上委屈的哭腔。

“扉间,斑你们没受伤吧!”

“哥你的脚还好吗?”

后面追上的人也看到了千手扉间的泣颜。

“给我纸巾,我的眼睛被你的头发刺得好痛。”

原来不是被吓哭的啊,宇智波斑惋惜地想。

“扉间——”千手柱间心疼地抱住弟弟,前几天谈话造成的隔阂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了,泉奈。”他从弟弟那里接过鞋子。

“哦……好的。”

弟弟的脸跟发烧了似的绯红,还冒气。


17


宇智波斑今年高三了。

“哈啊~”他拖沓着步子去办公室跟班主任聊升学志愿,走个流程。

“宇智波同学家里是剑道世家,也代表过学校拿到全国剑道第一,未来是很明朗的……”

好困……宇智波斑庆幸自己靓丽蓬松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给他打盹做掩护,骑自行车上学让他比平常起得早些,要不是贪恋那飙车的刺激。

“你要休学!”

“嗯!”宇智波斑那头靓丽蓬松的头发被吓得像刺猬的毛般支愣起来。

发出这声惨叫的是一位地中海老头。

“是的,因为家里的原因。”他面前的少年不卑不亢地说道。

“缺钱,有人亡故,生病了,还是心理出问题了?”老师痛心疾首地握住少年的双肩,“不管是什么事情跟老师说……”

“父母也同意了,那么我就告辞了,感谢雷老师的栽培。”少年恭敬地对他鞠了三个躬,抬头深深地凝视这位恩师后他转身离开,

“怎么这样……”

由于宇智波斑的班主任的工位在门附近,所以近视的他还是认出了办理休学的人,是同千手扉间一起被东大预订了的高材生艾。

是因为那个黄谣才休学的吗?

宇智波斑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好。


18


“艾被学校开除了!”

“真的吗!”

“被学校开除的话,那么那个传闻应该是真的吧?”

“是真的,宇智波斑当时也在。”

“击剑狂魔终于被开除了!”

“话说他是跟谁一起啊?有人去后校门买过照片吗?”

“不知道。”

“不清楚。”

“我看到有人买过,但之后他们都没来上学了,是被艾威胁了吧。”

“好可怕。”

“我没看过照片。”


19


“扉间,快坐过来让我再试验几把!”宇智波斑扼住了千手扉间命运的后颈肉。

被宇智波斑盯上的人很难跑路,因为宇智波后援团is watching you!

“你非得把我弄死才肯罢休吗!”千手扉间痛苦到扒着墙朝宇智波斑怒吼。

“能坐斑大人的自行车后座是你的荣幸!”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千手同学哟~”

“斑大人!”

宇智波泉奈风中凌乱,于是他轻咳几声撒娇道:“斑哥也让我练习一下嘛,我也想载斑哥回家。”

“泉奈哟——”宇智波斑一把抱住他的弟弟,宇智波泉奈的撒娇让周围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了,好美丽的宇智波兄弟爱!

呀嘞呀嘞,趁此机会从后门逃走吧。

千手扉间飞雷神的速度第一次在骑自行车外表现出来。

学校的后门有三个,一个是食堂进货的门,一个是消防通道,最后一个常年关闭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因此那道门被不良学生霸占,经常开集会。

“恍铛——”

千手扉间利用铁门翻到高耸的围墙上,待他像猫一般俯瞰地面环境时,不出意外地出了意外。

“千手扉间?”银发的人说道。

“你看到了什么?”金发的人恍若无人般把高高举起的拳头印到属于它的地方。

艾正在被金角银角兄弟殴打。

“……不…不用你管。”艾说道。

千手扉间和艾不熟,他们相处的时间也就参加IOI和IMO竞赛时寥寥几次,所以他跑是很正常的,因为见面又不等于聊天,交朋友,两相无言才是他们的风格。

“嘭——”

千手扉间从高处跳下来。

金角银角兄弟对眼相视嘻嘻地笑出来。

“银角,我们是不是还缺一个男主角。”

“他们搞在一起很符合逻辑啊,哥哥。”

“……”艾也不弱,但双拳难敌四手,见千手扉间突然仗义救人,他艰难地爬起来。

“你有什么计划吗?”他问。

“我想看那张照片。”千手扉间没回答艾,他紧紧盯着那对兄弟。

“银角他不给钱就想看照片。”金角转过头看弟弟。

“怎么办,要给他看吗,哥哥?”

“我可拿不出根本就不存在的照片啊,银角。”

“哈哈哈哈哈哈哈——”

兄弟俩联手唱双簧,这一招总是把他们的对手气得哇哇叫。

“不存在的照片,也就是说,传言是假的?”

“谁叫艾那家伙居然要上东大了,抢了哥哥的位置,不可饶恕!”银角怒骂道。

“参加竞赛的名额明明是我的,艾这家伙居然敢抢我的东西,不可饶恕!”金角附和道。

“我明白了。”千手扉间当然将这些都录了下来,“俗话说,造谣一张嘴,辟谣劈断腿。”

“有了你,假的也变成真的了嘻嘻嘻嘻嘻嘻。”金角扭脖子动手腕活动筋骨,“像那些人一样当个家里蹲吧哈哈哈哈哈!”

“证人也有了,非常感谢。”千手扉间猛地后退,那绯红的眼睛焕发出妖冶的红光,他张大嘴巴大吼道:“宇智波斑是大蠢蛋!”

“喂!”

“不会吧?”

金角银角面面相觑,静谧的环境突然传来咚咚咚的跑步声和女生的怒吼,尖叫声,然后铁门发出恍铛的悲鸣。

“你这家伙竟敢骂斑大人,不想活了!”

“千手卑劣,你死!”

“别以为坐了斑大人的车后座就觍着脸敢拉进关系!”

“你过来啊!”

“柱间大人就算了,你算老几!”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为什么没人敢惹宇智波,因为这些魔怔的后援团。

“千手扉间你找死啊!”赶来的宇智波斑是阻止不了他们的,所以他很生气,朝被恶意辱骂的千手扉间吼道。

“先听我说!”千手扉间头朝天大吼,“在我道歉之前,请大家听一段录音,请听到录音的同学告诉没有听到录音的同学,这里有一些造谣的人需要得到惩罚。”

“谁听你在这儿瞎哔哔,我……”

“听录音。”宇智波泉奈瞪了眼发声的人。

千手扉间朝他递了个感谢的表情,播放手机录音。


[“银角,我们是不是还缺一个男主角”

“他们搞在一起很符合逻辑啊,哥哥。”

“我想看那张照片。”

“银角他不给钱就想看照片。”

“怎么办,要给他看吗,哥哥?”

“我可拿不出根本就不存在的照片啊,银角。”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存在的照片,也就是说,传言是假的?”

“谁叫艾那家伙居然要上东大了,抢了哥哥的位置,不可饶恕!”

“参加竞赛的名额明明是我的,艾这家伙居然敢抢我的东西,不可饶恕!”

“我明白了,俗话说,造谣一张嘴,辟谣劈断腿。”

“有了你,假的就变成真的了嘻嘻嘻嘻嘻嘻,像那些人一样当个家里蹲吧哈哈哈哈哈!”]


“他们在造黄谣,这就是我想说的。”千手扉间又播放了一遍。

在场的几乎都是女生,这股愤怒更加旺盛了。

“是你们打了我的弟弟吧!”一个女生发声了。

“下作玩意儿!”

“传言中敲诈勒索的原来是你们这两个人渣!”

“把门推开,打这死狗!”

“把门推开!”

“推开!”

舆论飞地倒向艾这一方,被揍得皮青脸肿,意识懵懂的少年很轻松的被千手扉间拉走,黄谣被飞速地打破了,所有人都开始同情艾。

那一天艾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去见金银角兄弟的,他甚至带着一把涂满化学药品的刀,他太高估人心,太高估自己,以至于最后要以这样的方式匆忙收场。

“你为什么要帮我?”艾坐到他自行车的车后座上问。

“你就当我和金银角兄弟有这命中的对决。”千手扉间这样说道。



——————

书本中的美好远不如骨干的现实能够让他们意识到同性相恋的艰难,这里我修修改改了好久都不太满意。我写艾的故事是为了铺垫后面的感情线,有艾的前车之鉴,他们还会有爱的勇气吗?就像电影莫里斯的情人里的一句话,[但你不觉得有个能光明正大在乎的人很好吗?],所以我想了好久才没删去艾的故事,继续写下去。大纲中没有这段,是临时起意,节奏都被打乱了呜呜呜。

真实感受到这些变化的宇智波兄弟要比听到传言的千手柱间更慎重对待同性相恋这件事,所以他才会满揣着幻想最后被现实击碎,走上克莱夫.德拉姆的路。他所有的勇气都用在跟扉间告白,门震的那一幕。

不多说,柱扉基本都剧透完了。

感谢!!!







评论(15)

热度(9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